当前位置: 首页> 商业资讯

360入局金城银行“前夜”,民营银行之困何解?

发布时间:2019-12-24

在尘封了62年后的2014年,以“金城银行”为名的天津首个民营银行出现在银监会批准筹建的首批民营银行试点名单之列。

2015年,金✿。✿城银行挂牌对外营业,标志着拥有百年底蕴的金城银行从此正式回归。@

回望100年前的金城银行,1917年宣告成立,1952年,金城银行因联营联管政策并入全国统一的“公私合营银行”。

当今的金城银行在成立之初一定想突破“前人”的光环,能否实现银监会的期许——重点发展天津地区的对公业务,众望所归?§作为成立最早的民营银行,又能否秉持自身的特色,成为行业典范ц与领头羊?

变局:借力打力,金城银行的3个突破口

金城银行作为一家〓区域性民营银行,到底有哪些特点?

根据金城银行官网信息,我们可以看到其业︼︽︾务范围涵盖贷款产品、存款产品和其他业务,似乎与通常意义上︹︺︻的银行官网别无二致。

金城τ银行的产品结合了其自身的特点和优势,并没有简单套用传统银行产品。但缺乏像基金销售、衍生品交易和信贷ABS发行等更为丰富的产品门类。 

那么,对一家公司的日常经营最能产生直接影响的就是高层管理者,银行也不例外,他们的出身与背景,对制定银行经营◤决策与发展战略至关重要。

截至2018年12月31日,金融梳理了金城银行历任高管(副行长级别以上)的背景信息。

据公开资料显示,吴小平(2018年3月已离任)是一个在金融业摸┏爬滚打28年的老兵,从事过公司业务、零售业务、国际业务这三大银行核心业务工作。

在进入中信银行之前,他还在建设银行、中国投资银行等有着15年工作经历。而此次吴小平出任金城银行的第一任行长,获得了筹备卍组的认可,得益于他具备整合各项金融业务发展和处理金融风险的突出能力。

同一时期的其他5名副行长,也都有在监管机构、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长期工作的经历。

2018年,具有丰富零售业务经验的周青松、钱伟不再担任副行长职务,周青松回归中信,担任中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总经理,而钱伟被委以Г中国大地财险中心支公司总经理助理的新任。取而代之,董事会选举产生了3名新任副行长,主要负责投资信贷、公司业务和财富管理。

透过人事变动,或将说明金城银行在2018年进行了战略调整,将更多优势资源集中在对公业务上,相应舍弃了一些在零售业务上的投入〖。

具备了独立的业务和专业的管理者,如何能让金城银行持续经营?

答案是打造“科技银〒行”◇,金Л城银行将科技视为其达成“一主两翼”(“一主”为传统业务,“两翼”为创新业务和互联网金融)战略目标的“第一支撑力”。基于此,金城银行搭建起了完全自主可控的银行科技系统。

在金融科技方面,金城银行实现了客户远程身份认证、开立电子账户等便捷的金融服务。

“特色产品+专业的管理层+科技创新”,或将成为金城银行日后发力的3个突破口。

困局:“四⊙面∧楚歌”,金城银行有点难

金城银行的3个突破口,并不是其杜绝一切问题的“金钟罩”;相反,金城银行遇到的问题一点也不少。

首先,股权结构分散,董事、监事、高级管理者(以下简称“董监高”)团队不稳定”。

亿欧金融梳理了获批筹建的19家民营银行股〨东信息,发现金城银行的股权结构与众不同:金城银行有16家股东,是所有民营银行中数量最多的,第一大股东天津华北集团与第二大股东麦购集团๑持股比例分别为20%和18%,其他小股东合计占比62%。

进一步研究金城银行的股东背景可以发现,其小股东股权极为分散,持股比例⊙在0.5%到6%之间,其中9位股东的持股比例都是6%,超过一半的股东人数。而且,16位股东来自商贸、投资、建设等多元化的行业,各自有着不同的决策理念和利益诉求。

分散的股权结构,众多的股东背景,以及股东和管理层之间的理念差异(股东均来自市场化条件下的企业,而管理层几乎都来自商业银行或监管机构Я,带有浓厚的体制色彩),导致金城银行的股权结构存在不稳定性,不可避免地会造成股东之间的利益冲突,以及股东和管理层之间的理念冲突。

其中一个最直接的体现,就是董监高团队不稳定。自2016年5月20日起,金城银行已有1位行长、2位副行长、3位董事、2位监事辞职,行长位置至今空缺,人员变动数量和密集程度相比其他民营银行要多。董监高人员变动尚且如此,基层和中层员工,或将也面临着不小的考验。

其次,违规受罚,2018年净利增速为负。

顶层设计的天然缺陷,传导至金∝城银行的实际经营过程中,便造成了自身的经营不善,甚至罚单不断。

“屋漏偏逢连夜雨。”

2018年2月13日,天津银监局一连开出13张罚单,因同业业务违规的金城银行“收获”其中4张,合计被罚ι160万。据悉,这是民营银行首次收到银监部门的罚单。

根据开出的罚单,金城银行∽主要的违法违规事实包括:买入返售业务标的不符合监管规定同业投资业务投向不审慎;同业业务部分管理制度缺失;同业投资投后管理失职。

通俗的理解银行同业业务,就是资金富余但放贷能力不强的A银行,把钱借给资金不足但放贷能力强的B银行,再由B银行把钱贷给实体,这其实是银行业非常传统和正常的业务种类。

那么,同业业务违规一般包括两种情况:

一种情况是ζA银行г从B银行借来资金(一般是一年内的短期借款),投入到长期高回报项目中,造成面向中小⊿微企业的短期资金供给不足,从而提$高融资成本;

另一种情况是A银行从B银行借来资金,用高利率贷给了信用条件不佳的中小微企业。

由于金城银行成立之初的定位是“服务天津自贸区中小微企业,重点发展对公业务”。所以,不管发生上述哪一种同业业务违规的情况,客观上▇█都增加了金城银行的杠杆水平和信用风险,提高了企业的融资成本,完全相悖于其最初定位。所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金城银行∩的此次违规受罚,充分反映出当时其内部管理和控制体系出现了一些漏洞。但是,在2018年年报中显示,金城银行针对“内部控制”这块已经做了大量系统而全面的工作。

那么,如何能让这些工作落到实处,真正保障金城银行平稳运行,不再出现类似违法违规行为?这成为了金城银行董监高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对于金城银行来说,2018年真是雪上加霜,坎儿一个接一个——董监高密集变动、同业业务过于激进,直接导致其多项财务指标出现明显下滑,盈利动能不足。

在17家民营银行2018年盈利能力排行中,金城银行营业总收入5.66亿元,净利润1.52亿元,位居中上游。但其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同比增速是17家民营银行中唯一一家呈“双负”的∷银行。

亿欧金融进一步梳理金城银行2015-2018年盈利指标,可以发现在2017年,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增Ξ速明显放缓,特别是2018年,营业收入增速首次显负,净利润增速仅为-0.25%。

此外,金城银行还需要面对民营银行所面临的共性挑战。如果说,上述两点是金城银行遇到的个性问题,那么,对于民营银行来说,显然还存在一些共性问题。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认为,虽然民营╯╰银行的发展具有众多比较优势,例如:产权结构清晰、金融服务效率和市场灵敏度较高、没有沉重的历史包袱,但◙其面临的挑战也不容忽视。

亿欧金融梳理了当前民营银行遇到的三大挑战:

民营银∮行存在“一行一店”限制,导致存款业务受到约束,很难维持稳定的资金来源。

因此,民营银行更加依赖同业负债,而监管部门现在重点针对同业融入资金占负债总额超过1/3的商业银行进行整治,部分民营银行显然会受到较大影响,甚至会像金城银行那样,触碰到红线。

一个可喜的信号是,早在2018年9月,监管层下发了一份试点民营银行业务常态化和开展新业务的“58号文”,里面的2条内容值得关注:

1、拟允许营业满三年,且所在地省政府出┒推荐函的民营银行,试点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和员工持股计划。

2、拟允许符合上述条件的民营银行,在注册地的城市开设新的网点和分支机构,即放松“一行一店”的限制。

亿欧向行业人士进行求证,得到的回复是:到目前为止,各民营银行尚未收到监管层正式的文件和通知,或许还在下发至地方银监系统中。但&这至少可以让民营银行看到了政策向好发展的趋势。

民营属于区域性银行,展业受限,并且服务客户多为中小微企业。

一方面,会造成风险的有效分散和业务链条的拓展受到极大影响;另一方面,中小微企业在经济波动时期,风险明显更高,将存在更大的不确定性。

除了极少数民营银行有大型互联网企业股东背景,大多数民营银行股东以来自传ъ统行业为主,缺乏互联网基因。

加之民营银行普遍成立时间较短,中国居民更青睐于有历史积淀的传统银行,使得民营银行缺少C端客户的资源积累,零售业务开展并不顺利。

破局:360集团或将入局,曙光将至⌒?

没有最终的成功,也没有致命的失败,最可贵々的是继续前进的勇气——阵痛期的金城银行依然在上下求索。

此前网络传闻称,360集团即将入股金城银行。消息称,目前360集团已完成第◣三轮尽调,进入交割阶段,交割完成后,360集团将成为金城银行的大股东,占股将达到30%。但上述运作还未得到相关监管机构的批复。

对于360集团来说,此次若成功入股金城银行,就能集齐银行、消费金融、金交所、小额贷款、基金代销、融资担保、保险经纪等金融牌照,拓展自身的金融版图,增加未来向ATMDJ互联网金融巨头持续逼近的机会。

对于金城银行来说,现有的16位股东均来自传统行业,缺陷显而易见。引入互联网巨头360集团直接作为持股30%的第一大股东,势必会打破现有的股东格局,并对资源进行整合。当360集团赋能金城银行,大家肯定希望能产生像腾讯之于微众银行、阿里之于网商银行的化学反应。

截至目╞前,19家民营银行中,具有互联网股东背景的银行有10家,除金城银行之外分别是:

如果360集团成功入股金城银行,19家中将有10家民营银行的股东背景具有互联网基因,且这10家股东全部占据前三大股东的席位,基本锁定控股地位,未来其他互联网企业进入的难度较大。

同时,尚有9家民营银行的股东背景完全不含互联网基因,这9块诱人的“肥肉”会被互联网公司盯上吗?360集团入股金城银行,会成为一道曙光,照亮身处困境的民营银行吗┛?会开启互联网企业入股民营银行的热潮吗?

从近期监管层出台的一系列政策和实施的举措来看,国家对于整顿和出清不合法、违规的金融玩家的态度十分坚决。在金融强监管的大环境下,拥有一块民营银行的牌照ì,从“游击队”变身“正规军”,对于那些跃跃欲试的互联网巨头,是一个还不错的选择。

“百年”金城,穿越漫漫的历史长河,从辉煌中走来,又将会去往何处?

在经历管理层的动荡更迭,经历│┃了2018年营收和净利增速双双显负的阶段性低谷,更经历了同业业务违规受罚的“通报”,和3۞60一样,金城银行太需要一次“变化”,需要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

推荐阅读:

以信贷为突破口,金融科技助力银行业线上突围

北大国发院院长姚洋:反思去杠杆

国家金融与发展Ю实验室曾刚:金融供给的核心问题在于“融资结构”

编辑:梁杰民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亿欧,经▨亿欧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